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塵緣文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閻王妻 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三百五十八章 分別

      大哥他們就會慢慢的融入這里,這個莊子里的人也會有一天真正忠誠自己。

    不過,旁人就算再舍不得,也沒有親人間的離別更讓人傷痛,尤其是三個孩子。

    這些日子三個孩子每天都玩在一起,已經建立起了純真的友誼,三個人除了晚上睡覺薛柳被他爹娘硬拽過去外,白天幾乎一整天都玩在一起。

    薛柳因為比丫丫和傅歡大些,知道讓著她們,這讓他們覺得這個表哥(表侄)很有擔當,值得她們付出自己的布偶、畫冊和他玩耍。

    其實,兩個小丫頭不知道,薛柳之所以讓著她們,愿意和她們玩耍,是有原因的。

    一是因為她們手里有布偶和畫冊,可以滿足自己可以觀看畫冊的心愿。

    二是因為她們是女孩子,年齡比自己小,自己是小男子漢,應該謙讓她們。

    三是最主要的原因,因為丫丫和傅歡會講許多他沒有聽過的好聽離奇的故事,還會背誦三字經,還會唱那個雷歐之歌,這讓薛柳覺得很新鮮,很有吸引力。

    丫丫、傅歡才不管這些呢,只要小表哥(表侄)愿意跟她們玩,平時缺少玩伴的她們就非常高興了。

    而薛一梅這些日子雖然忙碌,但還是擠出時間,每天給孩子們講故事,教他們識字。

    那本手抄本三字經和購買的也是手抄本的千字文,都被薛一梅帶了過來,尤其是那本三字經,被薛春山發現后,震驚之余,一下子驚為天書。

    當得知這本書是薛一梅自己編的時,薛春山驚詫的同時眼里也曾經閃過一絲疑惑,他不懂同樣和父親學習的自家妹子,為什么會知道得這么多。

    雖然妹子自小也的確聰慧,但自己能夠編書,還是這么淺顯易懂,幾乎囊括了文學、歷史、哲學、天文地理、人倫義理、忠孝節義等等內容,而核心思想又包括了“仁,義,誠,敬,孝。”

    學習《三字經》的同時,不僅能了解一些生活常識、傳統國學和歷史故事,還能明悟故事內涵中的做人做事的道理。

    這樣涵蓋面豐富的書籍,他自問他肯定編不出來!

    但他并沒有將心里的疑惑說出來,只以為自家妹子比自己聰明,天賦異稟,心里為此還非常自豪和驕傲!

    心里面也暗自告慰九泉之下的父親,薛家后繼有人,當可瞑目了。

    因此,他利用空閑時間,將整本三字經都整整齊齊的抄錄了下來,留作將來給弟弟們和兒子學習用。

    因為三個孩子相處的太好,得知丫丫、傅歡要離開時,從沒有哭鬧過,也相當懂事的薛柳卻哭了鼻子,鬧著不要丫丫她們離開。

    丫丫、傅歡卻并沒有表現的多么舍不得小薛柳,兩個小丫頭還不懂離別是什么,因此在聽到以后不能和薛柳玩耍時,也只是看了薛柳一眼,并沒有什么明顯的反應。

    不過,到離開的那天,為了怕孩子們哭鬧,也擔心驚擾莊子里的佃戶們,薛一梅和傅松商量了一下,選擇了清早離開。

    薛一梅沒有讓大哥叫醒薛柳,擔心他哭鬧,也擔心丫丫和傅歡舍不得離開薛柳哭鼻子。

    丫丫和傅歡也是在睡夢中被大人抱上了馬車,車上鋪了厚厚的褥子,蓋上新棉被,里面封閉嚴實,一點也不冷。

    只是,臨別在即,孩子們沒有哭鬧的機會,大人們卻都分外不舍,別說薛春雨、薛春文和薛俊梅幾個,就是王蘭花和薛春山也都紅了眼睛。

    “姐姐,我舍不得你,你們啥時候兒過來啊?要不你們別走了,嗚嗚·······”薛俊梅緊緊地摟著薛一梅,忍不住哭出了聲音。

    她真的舍不得姐姐走,她也知道姐姐家里離不開她,但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薛一梅摟著妹妹,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撫道“沒事啊,等冬閑沒事兒了,我們就過來看你們!”

    薛春雨、薛春文也站在薛一梅左右,紅著眼睛看著薛一梅。

    黎明前的黑暗中,薛春雨緊緊地盯著姐姐模糊的臉龐,強自抑制著自己的情緒,說“姐,你們要好好地,不行,你們就搬過來!”

    薛一梅笑著應道“好!”

    薛春文抱著薛一梅的一只胳膊,開口之前已經淚流滿面,哽咽道“姐姐,我舍不得你咋辦?嗚嗚······”

    薛一梅讓他們弄得也很難過,忍不住也紅了眼睛,挨個摟了摟弟妹們,安撫的拍了拍弟妹們后背,盡力安撫道“好啦,也不是以后見不著了,以后有機會我們會過來的,不哭了啊!”

    王蘭花抹了一把不知什么時候流出的淚水,走過來勸道“好啦好啦,你們這樣,你姐還咋走?都這么大的人了,咋這么不懂事兒呢?”

    “以后你姐她們有了空閑肯定過來的,聽話啊,不哭了。”

    “時間可不早了,再不走薛柳醒了還得鬧騰!”

    薛春雨他們聽了,這才放開了薛一梅,不再哭泣。

    一直沒有說話的薛春山這才走了過來,定定的看了薛一梅一會兒,才喘了口粗氣,說“上車吧,早早走,路上小心點兒!”

    “這里你放心,不會出岔子,我們會看管好莊子的!”

    “嗯,好,辛苦大哥了!”薛一梅挨個看了薛家人一眼,這才上了馬車,但還是掀開車簾,和嫂子弟妹們小聲的說著話。

    薛春山見薛一梅上了車,妻子和弟妹們都湊了過去,這才看著車前的傅松,低聲說“大妹她們母女我就交給你了,北邊如果不安全,你們趕緊就過來。”

    來的路上雖然有宿家的護衛在前面清理一些路邊的無名尸體,但糟糕的情形卻瞞不過他。

    他知道世道要亂,薛家溝子雖然偏僻,但要想躲過這場災難,也不是容易的事。

    真的出現亂世,哪里也不會有世外桃源,不會有真正的凈土。

    多虧他們被大妹接了出來,不然真不知道到時他們會遇到什么事。

    他知道代大妹管理莊子,只不過是大妹為了安撫他們的一個街口罷了,真實目的是讓他們離開那危險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