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塵緣文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閻王妻 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正文 288.還真是一言難盡

      高考過后,分數出來了,三人都去了自己想去的大學。

    端木婳因為報考了北大計算機系,所以會需要于躍和陸小燃的照顧,所以在填報志愿之后,強國富帶著端木婳的父母,請了她倆吃了一頓飯。

    作為一個高職校,愿意參加高考的都屬于奇聞異談,這一下子出了一個北大、一個央音、一個央美,簡直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盛景。

    都不需要電視臺的采訪,學校自己就開始高調宣傳了。

    于躍、端木婳這兩個在金陵十分出名的年輕人,要去京城上學,這件事被大家津津樂道。而于躍這個當事人,則是讓公司那邊幫他在兩所學校之間買了一套房子,大小無所謂,但是安保方面要好,同時方便出行。另外還安排了一輛車和一個本地的專職司機,方便于躍和陸小燃上學放學一起去公司辦事。

    于躍和陸小燃不打算住校,住校不方便處理很多事情。

    剩下的就是在暑假期間把專輯錄制好。

    情歌專輯的歌曲編曲已經制作了近半,陸小燃在這兩年的學習中,掌握了不少的唱歌技巧,再加上于躍的輔導,歌曲錄制的速度還算是蠻快的。

    原本于躍是打算錄制十首對唱歌曲,考慮了之后,還是把對唱的情歌縮減到了五首,剩下的五首全是自己獨唱的歌曲。

    于躍打算在開學之前把歌曲錄制好并且母帶制作好,免得這件事情在他們上學之后還要費心。

    對于這張專輯,于躍做的格外的認真。

    緊趕慢趕的,于躍和陸小燃終于在八月六日完成了專輯的錄制,從六月中旬開始,近五十天的錄制讓兩個人都感到十分的疲憊。

    “沒想到錄制一張專輯這么累。”

    “跟你當初沒日沒夜的畫漫畫一樣,都是需要一步一步慢慢努力做出來的,這世上哪有簡單的工作。”

    陸小燃輕輕靠著于躍,小聲說道“不想這么多了,我這兩天只想好好休息休息。”

    “嗯。”于躍也輕聲應了一聲。

    過了好一會兒,于躍才同樣小聲的說道“我們訂婚吧。”

    沒有什么華麗的辭藻,只有最簡單的話語。

    “好。”

    陸小燃閉著眼睛,回答的更加簡潔。

    “那我們都準備準備,安排一下咱們雙方父母見面的事情。”

    “好,見面時間就定在下個星期吧,我回去跟我父母說一下,你也是,到時候商量一下訂婚禮放在什么時候。”

    “開學之前。”陸小燃說道“我們就在開學之前把訂婚禮辦了。用西式的,簡單方便。等到了正式的婚禮,再認真的辦一下就可以了。”

    “簡單的辦,你不覺得受委屈嗎?一輩子就這么一次。”

    “只是訂婚,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

    “我還以為你會說,不一定只有一次呢。”于躍調侃道。

    “我心里其實是這么想的。”

    “真好。”

    于躍回家之后,跟老王說起了訂婚的事情。

    雖然老王有些意外,感覺于躍才不到二十歲就訂婚是不是早了一些。、

    但是既然于躍都已經這么說了,而且兩人也都想在開學之前就訂婚,這樣開學之后就可以徹底的安定下來,老王也就應了下來,然后打電話給了老周。

    老周還在工廠里巡視著加班的情況,廠里的訂單爆滿,人手又有些不足,只能靠著多給錢加班加點的生產。

    廠子由于在廣陵的儀征一帶,離金陵很近,老周開車回來也就一個小時的事情。

    老周聽到這件事情,也是愣了許久。

    這一轉眼間,兒子都已經考慮結婚的事情了。

    相比如于躍的隨意,陸小燃回家之后表現的更加鄭重一些。

    畢竟在傳統的觀念里,女孩出嫁了,就是別人家的人了。

    雖然這個陳腐的觀念已經改變了許多,而且現代婚姻也談不上談不上什么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但是很多東西很多思想還是很根深蒂固的。

    在兩邊商量好時間后,在三天后的晚上,兩家父母坐到一起吃了一頓飯。

    也是兩間父母第一次的正式見面。

    談及訂婚時,老周也沒小氣,直接給了二十萬的訂婚禮金支票紅包。

    老陸也沒有打開紅包,他心里清楚以于躍家現在的情況,即便只是訂婚的禮金,也絕對不會少的。

    只是沒想到會有二十萬這么多。

    畢竟在他們這一輩的觀念里,訂婚這件事情都算是可有可無的,更別說訂婚禮金了。

    老周之所以給了這么多,也是有所考慮的,簡單的說,這錢其實是給陸家置辦嫁妝的。老周不知道老陸作為一個中層領導,有多少的存款,但是陸小燃畢竟還有一個哥哥,家里的積蓄肯定要考慮到這個哥哥的結婚問題,所以在這件事情上,老周也不會小氣。

    其實就算是老周也算是多慮了。

    于躍和陸小燃自己也會事先準備好一些陪嫁品,比如陸小燃適合開什么樣子的車呀,喜歡的手表首飾呀,以后的婚房裝修成什么風格,購買什么家具,甚至連床上三件套兩人都有考慮過款式。到時候會在婚禮前夕置辦齊全,當做嫁妝一起送過來。

    老周給的這些錢也就用來買一些上好的手工蠶絲被等日用品就可以了。

    這次的見面,雙方父母倒是聊的挺投機的。

    老周在之前的廠子做了一段時間的領導,現在又做了廠長,整個人的氣質提升了不少,老王自己就是做裁縫的,衣品方面也沒太大問題,本身也算是比較喜歡流行文化的中年人,在經過于躍和陸小燃的打扮,看上去還是挺像模像樣,陸家本身就是領導和老師,兩家也算是比較有共同話題。

    尤其是兩家男主,在交流公司工廠的管理方面,十分的投機。

    “小燃,你說要不要讓你爸也來我的工廠里面幫忙管理?正好咱家的工廠也比較缺少有經驗的領導管理,甚至我爸這方面都十分的欠缺。”見兩家的父親聊得投機,于躍小聲的問了陸小燃。

    陸小燃想了想,說道“也不是不行,我爸管理方面的能力還是很厲害的,畢竟做領導也做了有十五年了。要不是公司一直有人壓著一頭,我爸又沒什么后臺,也不至于一直在中層混著,我回去跟我爸商量商量。”

    “現在我們的工廠也成立成為了嗶哩嗶哩旗下的平行公司了,所以我的想法是,我爸現在是總經理、廠長,他有時候又比較不放心外人,很多事情總是想自己牢牢的掌握在手里才放心。所以我的想法是讓我爸負責總體方向計劃和生產方面的業務,而且一般總體的計劃都是我來計劃的。你爸就任副總經理,負責行政管理、銷售運營等方面的工作,這樣分工也比較明確,有了你爸的幫忙,我爸也就比較放心,你看怎么樣。”

    陸小燃點點頭,覺得這個想法還是不錯的,打算回去之后就跟自己老爹說說這事。

    ……

    八月十六日,王瀟琳、米亦甜、慕容南石、端木婳等幾個在工作上走的比較計較近的朋友都收到了于躍和陸小燃的訂婚禮的邀請電話。

    起初,幾個人都以為是這兩對情侶的惡搞,詢問了半天才確定下來于躍和陸小燃是真的訂婚了。

    他們是真的接到了訂婚禮的邀請。

    竟然訂婚了!

    雖然說這個世界的法定結婚年齡只有十八周歲,他們訂婚完全合理合法,但是不到二十周歲就已經考慮結婚的事情,還是讓周圍的朋友們驚訝不已。

    “怎么就忽然訂婚了?”王瀟琳說道“本來最近畫漫畫就很忙,你們還在這時候‘添亂’。”

    “其實我們很早就想結婚的沖動,這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于躍和陸小燃對視了一眼,兩人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幸福。

    “真羨慕。”

    雖然只是低調的訂婚,但是還是讓許多人忙碌了起來。

    比如教堂的安排、比如現場的安保,比如訂婚派對等等,都是需要準備的。

    訂婚儀式可以低調,但是卻不能沒有品位,尤其是派對,酒品甜品之類的食物該上檔次的得上檔次。

    同樣,訂婚這天,于躍的專輯也會同步發售,時間上簡直是緊的不能再緊。

    宣發、發售都讓公司花了大精力。

    首先嗶哩嗶哩聊天軟件不惜發彈窗進行專輯宣傳,視頻網站上也做了很大的懸念,等待這訂婚這天的到來,公布于躍專輯的消息。

    專輯的歌曲已經沒有時間拍攝v了,唯一的一首有v的歌曲就是之前錢璐偉和李靜在婚禮上唱的《今天你要嫁給我》。

    而這個v,也只是他們穿著定做的婚紗禮服,在裝飾好的錄音棚里錄制歌曲的場景。婚紗是一款比較簡約的款式,不是結婚時的正式婚紗禮服,錄音棚原本就是用教堂改建的,相當的應景,一個簡單的v,卻效果十足。

    八月二十二日,這個唯一的一首帶有v的歌曲,出現在了各大音樂頻道、視頻網站、電視點歌、廣播電臺中,于躍和陸小燃穿著禮服婚紗出現在v之中再次引爆了話題。

    于躍陸小燃訂婚的消息以及于躍和陸小燃的新專輯《甜甜的》也出現在了各家媒體的報道之中。

    用一整張專輯來宣布訂婚,這簡直比小說里霸道總裁小說還要過分,比任何橋段還要浪漫。

    再浪漫的求婚訂婚,浪漫的過全國人民,甚至全世界的華語地區都在傳唱著兩人的愛情?

    而且于躍這種這種敢向全世界宣布自己婚姻的消息的做法,在這個明星對婚姻的遮遮掩掩的時代,簡直是一盞明燈,被人們所津津樂道。

    相比于專輯宣傳的高調,訂婚的禮堂里卻是簡簡單單。

    甚至來參加訂婚的米亦甜還是在王瀟琳的攙扶下才一瘸一拐的過來的。

    “怎么了這是?”于躍驚訝的問道。

    “燙傷了……”米亦甜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她感覺被人訂婚這面重要的日子,自己竟然帶著傷過來,十分的不好。

    于躍和陸小燃倒是不太在意這個,反而關心的問起了到底怎么回事。

    “嘿嘿。”被大家問起,米亦甜的的表情更尷尬了。

    “總感覺有什么內情啊……”于躍看著米亦甜尷尬又不是禮貌的微笑,心生懷疑“你這表情明顯就說明你燙傷是有原因的!說吧,誰欺負你了,我一定幫你出頭!”

    “沒人欺負我……是我自己燙傷的,不信你們問瀟琳。”

    “到底怎么回事?”陸小燃疑惑的看了旁邊的王瀟琳一眼,想通過眼神詢問一下王二丫知不知道一些內情。

    王瀟琳直接接過話頭說道“她沒有沒有被欺負,現在不是畢業了嘛,拉著兩個室友住進你安排的住處,然后自己把自己給燙傷的。”

    “嗯?”于躍瞇起眼睛看向米亦甜“沖開水的時候燙著的?”

    “不是……燒開水的時候,看見腳上落了只蒼蠅,就想著把蒼蠅燙死……然后……”

    于躍……

    陸小燃……

    端木婳……

    一大票好友都沉默了。

    米糖糖不動腦子的時候,還真是一言難盡。

    白瞎她長了一個聰明的腦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