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塵緣文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閻王妻 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重生俏佳媳(西林葳蕤) 第二百七十章 病了

      晚上,高建軍沒有住在小苗家,他和林小曼約好第二天在火車站見面。他在省城呆了這么多年,朋友同事一大幫,他還有他的事要做。

    可是,計劃總是沒有變化快,一大早上,林小曼醒來才發現小苗發燒了。

    “怎么也不叫醒我?就這么燒了一晚上?”她埋怨著,趕緊去翻了感冒藥給她吃上,又把小偉抱到另一個屋的床上

    讓他接著睡。

    小苗迷迷糊糊的就著她的手喝了藥,勉強露出一絲微笑,“沒一晚上,就剛才才難受,我行思挺挺就好了。”農村人哪那么嬌貴,以往感冒也是挺挺就過去了。

    小苗說“你快走吧,不用管我,吃上藥,一會藥勁上來就好了。”

    她這個樣子,林小曼怎么可能扔下她不管?

    何況,還有小李偉在,她給她蓋好被子,“你睡吧,一會出了汗退了燒再說。不用管我,小偉你也放心,有我呢!”

    小苗還想再說,可是身體受不住,迷糊著睡著了。

    林小曼進廚房找了一圈,因為過年不在家,家里除了掛面也就一個紙箱里放著幾個干巴土豆,除此之扣也沒有什么能吃的。

    幸好有大米,她把大米淘洗干凈,放進電飯鍋里熬粥。又去找了些廚菜洗過之后切碎用水泡上。又和了點面,準備一會烙兩張餅。

    約摸著吃下的藥起效了,她進屋去摸了摸小苗的額頭,她身上都是汗,看來是退燒了,嫌被蓋著熱把被也蹬了。

    林小曼給她端了杯熱水,喚醒迷迷糊糊的她,喂她喝了大半杯水,小偉睡醒了光著腳跑了過來,委屈巴巴的說“我還以為我媽媽不要我了呢!”

    林小曼放下杯,抱起小偉往那個房間走去,她摸著小偉的小腳丫,問“誰說的這話?你媽媽是世上最愛你的媽媽,怎么會不要你呢!”

    小偉癟癟嘴,“我奶奶說的,還有我二嬸,老說媽媽要跟別的男人走了不要我了。我才不信她們呢,她們壞,問我媽媽要錢,還把我媽媽弄哭了。”

    嘴里說著不信,可是一眼看不到小苗就嚇得跑過來一臉的委屈,其實心里也是害怕的吧!

    李家人也太過分了。

    挑唆人家母子的感情又何必呢?難不成你們真能把小偉留下并好好的撫養長大不成?

    “別聽你奶奶和你二嬸瞎說,她們就知道要錢,不是好奶奶更不是好二嬸。你媽媽最愛你了,她扔下誰也不可能扔下小偉。”林小曼毫無自覺的也挑拔了一下,然后幫他套上襪子,“小偉餓不餓,干媽給你做飯去,你等著啊!”

    “我媽媽呢?她怎么還在睡啊?”

    “噢,忘了說了,你媽媽生病了,所以今天干媽照顧你。你不要過去吵媽媽,她是被你奶奶和你二叔二嬸他們給氣病的。”她又順口挑拔了一句。

    粥熬好了,舀到碗里晾著,然后把廚菜又換了遍水投出來,用香油拌了,然后烙了兩張沒有放油的單餅。

    這早餐也太簡單了,她嘆息著把小偉抱到桌旁,吹了吹碗里已經不燙的粥,摸了摸他的頭,溫柔的說“吃吧。”

    單餅還是要卷菜才好吃,她把餅撕成小塊,教他吃一小口再喝一口粥,然后吃一小口廚菜。小偉可能是餓壞了,吃得倒是很香。

    林小曼哄小偉吃完飯,又去看了看小苗,見她迷迷糊糊的,就問“我熬了粥,你吃一點再睡吧!要不空著肚子可沒法吃藥。”

    小苗搖了搖頭,“不想吃,我不餓。”又催她,“你快走吧,一會該趕不上火車了。”

    林小曼說她“你睡吧,我今天不走了。一會我帶小偉出去,把飯給你放鍋里,你要是餓了自己起來吃。”

    她已經退了燒,以她的身體素質想必再睡一會就能有精神。

    而她要去火車站,她要告訴高建軍一聲她不回去了,可她又不放心把小偉留在家里,只好帶著他一起。

    小苗也沒心思再說,嗯了一聲就又沉沉睡了。

    她給小偉穿好棉衣戴上帽子,小偉還問“干媽,咱們去干啥呀?我媽媽去嗎?”

    “干媽帶你找你干爸去,你媽媽要睡覺,她不能跟咱們去了,她需要休息。”

    小偉失望的噢了一聲,“那媽媽睡醒覺病就會好了嗎?”

    “是啊,睡醒了就會好了。”

    林小曼帶著小偉下樓去坐公交,路上遇上幾個原來的鄰居打了招呼,人家問起小苗時,小偉就眼淚巴叉的說“我媽媽病了,被我奶奶和我二嬸氣病了。”

    林小曼“……”

    她趕緊拉著小偉跟人家說“小苗就是感冒加上一股火發燒了,沒事,已經吃了藥了。那啥,我們還要趕緊去市里,回頭見啊!”

    她帶著小偉走出去好遠才舒了口氣,小偉納悶的仰著頭問“干媽,我說的不對嗎?”

    這個問題讓林小曼很是為難,“對是對,不過,咱們沒有必要跟不熟悉的人說這個。”

    小偉不理解,“為什么不能說?”

    林小曼覺得自己可真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她就不該一時氣憤之下說那個話。

    面對小朋友的十萬個為什么,她只好強行改變話題,給小偉講起童話故事,果然小偉不再追問了,聽得津津有味的,然后仰著小臉十分敬佩的說“干媽,你知道的真多!”

    被個小豆丁給佩服了,林小曼覺得很不好意思。

    她抱起小偉笑道“等你長大了,會比干媽懂得還要多。”

    二人坐上公交,到最后面找了空位坐下,她一路上給小偉講著故事,不知不覺的一個小時過去了。

    下了車,倒了一趟公交去火車站,高建軍已經在候車室等的不耐煩了。他有些后悔,應該一大早早些過去接她一起來的。

    還有幾分鐘就要檢票了,他的眉頭鎖得緊緊的,要是再不來人,趕不上車,他可就要去找人了。

    還好,他看到小曼的那一瞬間,腦海里閃過這么一絲念頭,還來得及。

    可緊接著,他臉色就變了,小曼的一只手,還緊緊牽著一個小豆丁,他顧不上多想,趕緊迎上去,“小曼,怎么才來?你帶著他是不打算回去了嗎?”

    林小曼嘆了口氣“小苗病了,我不能走了。”

    高建軍皺皺眉“病了?嚴重嗎?”

    “就是發燒,估計是上火加上感冒。”林小曼之前對那個鄰居倒不是說的假話,她覺得小苗最大可能是一股火散發出來了。

    “已經給她吃了藥,我們出來的時候也退燒了。不過,我不放心,就她們娘倆個,我還是在這邊多呆幾天,等她完全好了再回去吧。”

    高建軍點了點頭,“也好。那我先回去,你就再呆幾天吧!”

    這時候,候車室里響起廣播,他回頭瞅了一眼,“要檢票了,你們回去吧,路上小心一些。對了,你兜里有錢嗎?”他說著就要從包里往外掏錢,被林小曼按住手,“我有,不用你給我拿。”

    二人又說了幾句話,檢票的人已經進去的差不多了,高建軍這才摸了摸小偉的頭跟她說“早點回來,我等你。”

    林小曼點了點頭,看著他進了檢票口,這才帶著小偉出來坐車。

    小偉回頭看了看,“干媽,咱們回家吧,我想媽媽了。”

    林小曼憐惜的摸了摸他的小臉,這孩子來的時候很乖巧,可心里怕是不想離開他媽媽吧!

    家里什么都沒有,坐車回去附近的食品店,買了一棵白菜,二斤雞蛋,還有一小塊肉,看小偉小手扒在賣糖塊的柜臺上,嘴角的口水都要饞出來了,她又買了幾樣糖,還有幾塊羊羹和幾卷薄荷糖。

    先扒開一塊糖紙,把里面的糖塊塞進小偉嘴里,把小孩美的眼睛瞇成了一道縫“真好吃,干媽,這糖真甜!”

    林小曼好笑的點了點他的小鼻子,“看你這饞樣。難道你過年沒吃著糖?”

    小偉扁了扁嘴,“沒吃著。我回姥姥家,大舅母把糖藏起來了,在奶奶家我二嬸把糖也藏起來了,說是吃了牙疼……”說的特別委屈可憐。

    林小曼愣了愣,嘆息著摸著了摸他的小臉,溫柔的笑道“這些糖都給你吃,不過吃多了牙會疼,所以你要好好刷牙,而且每天只能吃一塊,知道嗎?”

    小偉小腦袋一點一點的,“好!”

    回到家,小苗已經吃過粥,又躺下睡了。

    聽到聲音睜開眼睛,笑容還是有些虛弱,“你們回來了?真是不好意思,因為我,你沒走成。”

    “說這個干什么?不過是晚回去幾天。”林小曼問她“好些了沒有?吃飯了嗎?藥吃了沒有?我買了棵白菜,晚上給小偉包點白菜蒸餃,你想吃什么?”

    小苗笑道“我就吃粥……你不用費事,隨便吃點就好。”

    “我不也得吃飯嘛!”她不以為意的說著,給小偉把棉衣脫掉,“去吧,自己玩去吧,讓你媽媽好好歇一會。”

    小偉跑到小苗身前,拿出一塊糖遞給她,“媽媽,你吃糖,吃了糖病就好了。”

    “看你兒子多懂事。趕緊好起來吧,沒必要為一些不值得的人讓自己難受。”

    小苗眼淚在眼圈里含著,“謝謝兒子,先放這,媽媽一會再吃。”看著兒子噠噠跑著玩去了,這才嘆口氣說“我沒難受,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