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塵緣文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閻王妻 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穿越養娃日常(臻善) 236 避嫌

      對這事瑾娘表示愛莫能助。

    三個小姑娘不曾想這次嫂嫂/嬸嬸/娘親竟然不向著她們,都懵了。

    等回過神后,小魚兒還想撒嬌讓娘親幫她們出氣,可瑾娘已經站起身往外走了,“我去看榮哥兒,你們三個玩兒吧。要是覺得沒意思,就去前院找他們幾個。”

    這話的隱含意思就很明顯了——讓她們自己去調節去。不是覺得長安他們做的過分么,那你們自己去和他們講理。可別事事兒都推到她身上了,作為一個當家主母,她真的很忙很忙的,沒功夫去處理你們這些小孩子家家身上的矛盾和糾紛的。

    三人……懵逼臉。

    最后,翩翩還是帶著長樂和小魚兒,去前院找長安幾人了。

    長安幾個現在不騎馬了,大熱天的騎一會兒過過癮就成,那能一直在馬上?太陽曬不說,人和馬都是通身汗水,那味道簡直了。

    幾人出了校場,便去了長安長平的院子。

    剛活動過,他們現在都安安穩穩的坐在放著冰盆的屋子里消汗,一邊還慢條斯理的敘述著各自前段日子的生活,倒也樂呵。

    翩翩幾人就是此時過來的。

    三人原本氣咻咻的,想把長安長平好好說一頓。但現在人家不鬧騰了,人家安安穩穩的喝茶說笑……

    那這是教訓好,還是不教訓好?

    翩翩和長樂對視個眼神,最終決定,算了吧,就不和他們計較了。

    他們也不是天天這么鬧騰,一年也沒有幾回呢,她們就不和他們計較了。更何況他們逍遙的日子也沒兩天了,等他們一走這府里安靜下來,她們三姑侄不照樣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念及此,翩翩和長樂陡然轉變的了主意,不準備執行她們在路上商定好的策略了。

    可是,兩個大的默契的達成為了一致,小魚兒可沒有接受到這訊息。所以乙進屋子,小姑娘就插著腰,奶兇奶兇的沖著幾個哥哥發怒,“你們太過分了!!!”

    幾張懵逼臉……

    宿征和長平忍俊不禁笑出聲,兩人猴一樣蹦到小魚兒跟前,一人戳她肥嘟嘟的腮幫子,一人捏她圓藕似得肉胳膊,“我們怎么過分了?”

    小魚兒苦大仇深臉,“你們好煩哦,吵得我和小姑姑和姐姐都不能好好讀書啦……”

    長平一臉可惜,“那真是太遺憾了。”

    宿征道,“不能好好讀書就玩耍啊。哎呀呀,我們哥幾個可太善解人意了。我們都知道小魚兒不喜歡讀書,這是給你制造機會,讓你能玩耍呢。”

    小魚兒氣的叉腰,“我才不會不喜歡讀書。我可喜歡讀書了,我還會寫大字,我還會畫畫,我還會做荷包……”

    長平一梗,從自己荷包中取出一個小小的荷包。這是小魚兒送給他的生日禮物。但是他沒好意思拒絕妹妹,就帶上了,結果回應天書院后,被大家笑成狗。

    這歷史說起來太心酸了,長平以后再不想提了。

    不過這不耽擱他把荷包拿出來打趣小魚兒,“不知道小魚兒如今做的荷包,比哥哥這個好不好看?”

    小魚兒驕傲的不得了,“那肯定好看很多啊。這個是我一開始學的時候做的,只是一般好看,我現在做的特別特比好看。”

    ……就這個涼快破布縫的荷包,竟然還能被歸咎到“一般好看”的行列了……行了,行了,哥哥已經知道你的水準了,再不想去看看你口中“特別特別好看”的荷包,究竟是什么德行了。

    小魚兒開啟自我夸獎模式,把自己會的技術好好炫了一遍。說完后她露出個“小魚兒真是太能干了,小魚兒棒棒”的自得表情,看得一屋子人捧腹大笑。

    好吧,此時已經徹底歪樓,小魚兒也早就把她們過來是為了聲討兩個哥哥的目的,忘到九霄云外了。

    小魚兒陰差陽錯岔開了話題,翩翩也長樂自然也不會主動提及。兩人決定大度的再忍耐長安和長平兩天,等過兩天,把他們掃地出門,她們就舒坦了。

    幾個男孩子在玩耍,翩翩幾人自然不好多呆。翩翩是不怕人說閑話的,畢竟她是長輩,而小魚兒還小,遠不到避嫌的時候。可長樂年紀不大不小,若是一直呆在這里,就怕有誰傳出去了說閑話。

    這么想著,翩翩就敷衍的找了個借口,然后將兩個小侄女帶走了。

    將要走出門時,長平突然喊住長樂,“妹妹你那里還有防蚊蟲的藥包么?”

    長樂狐疑的看過去,軟軟的說,“有啊,哥哥你要多少?”隨后又訝異的看外邊墻根處,那些地方入唇后就種上了好幾樣防蚊蟲的藥草,甚至就連院子中,也種了大片大片防蚊蟲的藥草,是以,在家中根本找不到幾個蚊子,更別提被蚊蟲叮咬了。

    長樂想不通長平要藥包的原因,長平搓搓鼻子說,“我準備過幾天回書院時帶走一些。妹妹你不知道,書院的蚊子太猖狂了,尤其我們書院的樹還特別多,不少地方還特別陰潮,簡直蚊蟲泛濫。妹妹你多準備些,回頭我帶在身上,省的……”省的上個茅房被蚊蟲叮的臀部滿是包。

    長樂聞言一口應下,“好。那我現在就去給哥哥做些藥包。我哪里只有三五個了,不夠你和大哥用。”

    宿征聞言趕緊開口,“長樂給我也做些吧。我犯蚊子,你看這一個夏天我胳膊上到處都是蚊子咬的疤。”

    宿軒也不見外的說,“給我也準備幾個。”

    長樂一一應下,隨后視線不由移到另外兩個沒開口的人身上。板兒……板兒笑著說,“我就不用了,我娘都給我準備好了。”

    長樂這一手醫術完全來自桂娘子,既然板兒的藥包是桂娘子做的,那自然沒有什么不放心的。

    長樂又看向身著青色圓領長衫的魏慶耀,她心想,這人肯定也是用不著的。畢竟他曾祖母是大長公主啊,大長公主地位尊貴,連允文帝都對她很是敬重。但是每年各地送來的貢品,肯定要分撥出一部分送到大長公主府上。

    各種珍貴藥材大長公主府上肯定不缺,那區區一個驅趕蚊蟲的藥包,自然也是不需要的。

    長樂自然的就把視線移開了,卻不想魏慶耀卻輕笑著說,“麻煩長樂給我也準備幾分吧。”

    長樂手一抖,耳朵瞬間紅透了。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瞪一眼魏慶耀,他做什么叫她的名字?他們根本沒見過幾次面,一點也不親近,他們兩家也不是像和宿家那樣,關系非常親厚,那她喊她名字就有些逾越了。

    不僅長樂如此想,翩翩也這么覺得。不過她一時間也不好提醒,不然本來沒啥事兒的,突然就成大事兒的。再來,她也擔心這小少年被駁了面子下不來臺。那現在且這樣吧,不過回頭可不能讓長樂再往這幾個少年跟前來了,畢竟是大姑娘了,確實該避嫌的。唉這次還是她們莽撞了。

    而長樂此時心思電轉,也想到了魏慶耀對她有“解圍”之恩。

    那雙帶著刺繡精美的繡花鞋,她還挺喜歡的。可每當看見那雙鞋,就不由想起元宵節那夜的窘狀。所以她之后就讓丫頭把那雙鞋收了起來,再沒有穿過。

    這樣頗有掩耳盜鈴之勢,但沒有人特意問過,就連丫鬟們雖然覺得訝異,也只按照她的吩咐收了鞋。所以,久而久之,長樂都要把那件事情忘記了。

    但是,這個關節點,她偏又想了起來。

    長樂咬著下嘴唇,糾結了好一會兒,還是答應了下來。

    她也是怕二哥再出幺蛾子,一會兒再弄得她心思不屬,所以趕緊就扯了扯小姑姑的衣襟,然后翩翩就了然的帶著兩個小姑娘離去了。

    翌日柯柯來徐府做客,翩翩高興的親自在門外迎接。

    小姐妹兩人見了面俱都高興不已,若非柳樹胡同也人來人往,不好做出有失體統的動作,不然兩人非得抱在一起親近一下。

    翩翩接了小姐妹過來,兩人先去見了徐父徐母,隨后又去見了瑾娘。

    瑾娘此刻正在花廳和青兒說話,青兒想今天午膳后出發去應天書院。一來熟悉下環境,二來也是想先在應天書院附近的應天鎮賃上一間客房暫住,以便考試時不太倉促。

    瑾娘聞言自然應好。

    她也是腦子不夠用,竟然沒想到這點。想當初長安和長平去考試時,也是提前過去的。歸根結底就因為考試多安排在上午,而從京城出發去應天書院,最起碼要一二兩個時辰。若是考試當天過去,時間就太緊湊了。如此一來,還是提前一兩日過去安頓下來較好。

    瑾娘就說,“青兒考慮的極是,既如此,你就收拾好你慣用的筆墨紙硯,等用過午膳,我讓人曲河親自送你過去。至于衣物那些,我剛好給你做了一身,順便再去鋪子買幾件成衣,你帶走就好。”

    青兒哭笑不得,“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兒,作甚全穿新衣裳?我那些衣服料子也都是上好的,也才穿了沒多久。姐姐就不用忙碌這些了,衣物我自己收拾就成。”

    瑾娘想說,穿新衣裳圖個喜慶,也圖個好彩頭啊。可看青兒搖頭失笑……好吧,不穿就不穿,既然你不把這看在眼里,那就沒必要這么鄭重了。

    也是這時,青穗過來說,“柯柯姑娘來家中做客,翩翩姑娘方才帶著她去鶴延堂給老太太和老太爺請了安,如今兩人往翠柏苑來了。”

    那這可不巧。畢竟青兒還在呢,對于翩翩來說,他在這里無關緊要,畢竟是親戚,也熟悉,不用太在意。可既然有別人家的姑娘過來,青兒就該避嫌了。

    但是現在出去,肯定要和他們打個照面,這也不太妥當。

    青兒看姐姐為難,就笑著說,“我去隔壁廂房看看榮哥兒,姐姐下待客吧。”

    “也好。”

    稍后翩翩果然領了柯柯過來,柯柯笑的眉眼彎彎的,進門就要給瑾娘請安。瑾娘那里敢受她的禮?人家好歹也是上了玉蝶的縣主,而她呢,她連個誥命夫人都不是,若是就這么大咧咧受了柯柯的禮,說出去誰不得說她一句無禮?

    瑾娘趕緊起身避了,還要沖柯柯行禮。柯柯就趕緊上前將瑾娘扶助,“嫂嫂,我也隨翩翩叫您嫂嫂。我和翩翩感情好,恨不能義結金蘭,她叫您嫂嫂,我也把您當嫂嫂。您是長輩,沒得您給我見禮的,那樣我多難堪。嫂嫂別給我講大道理,我可不聽,嘻嘻,反正我今天來家里做客,那我就是個小輩兒。嫂嫂您就把我看當做是翩翩的小姐妹,可別對我太客套,不然我該傷心了。”

    這姑娘看起來懵懂,但該說的時候,嘴皮子也溜的很。不看這一套一套的,說的瑾娘差點笑場。

    最后兩方都沒行成禮,這事兒就這么糊弄過去了。

    稍后翩翩帶著柯柯去了她的院子,青兒等院子里安靜了,才抱著榮哥兒從廂房過來。

    他稍后還要回去簡單的收拾些行禮,還要收拾筆墨紙硯和慣常看得書籍,時間也緊迫的很。所以瑾娘又簡單的和青兒說了幾句,就從他手中接過了榮哥兒,讓他趕緊回去忙自己的了。

    晚些時候,長安長平聽聞小舅舅不能和他們一起出發去書院,反倒要提前走,都有些郁郁的。

    不過他們也知道小舅舅的思慮是對的,所以也不阻攔。而是把應天鎮較好的客棧拉出來和小舅舅說了說。

    青兒得了兩個外甥的殷切囑咐,無奈的連笑了好幾聲。

    長平覺得他這態度太不嚴肅了,就繃著臉不高興。青兒見狀才道了錯,道是他都記下了,一定不會去投宿別的客棧,一定去他們介紹好的客棧。若是不放心,等他們回去書院時,可去那兩個客棧尋他,保證他們能找到人。

    長平這才滿意,然后哥倆帶著兩個小的,依依不舍的在門口送別青兒。

    “回吧。舅舅只是去幾天就回來,你們且用不著擔心我。”

    小魚兒又小大人似得嘆氣,“不擔心不行啊。兒行千里母擔憂……”

    青兒笑著問“小魚兒你念叨什么呢?”

    小魚兒無辜臉,“我什么也沒說,不是,我那話是替外祖母說的,她老人家肯定很擔心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