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塵緣文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閻王妻 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正文 1.114 百里之命

      軍市之所以價低,乃因所售皆為戰利品。單就來源而言,幾乎沒有成本。

    薊王南征北戰,滅敵無數。繳獲戰利,論功行賞,分發兵卒。遂流入軍市。

    軍市行配給制。便是指,據武(功)爵高低,開放相應等級的采買權限。比如龜茲鋼刀,一級造士即可。西極良馬,則需七級千夫。如此類推。便是所謂“無功不售”。薊國制式裝備,多武裝新軍。百戰老兵,皆有心愛專屬武具。能揚長避短,填缺補漏。

    或有人問。明知軍市價低,何不出營售賣。若行軍野外,舉目無親,人生地不熟便也罷了。今屯駐九坂軍堡,山下便是十里函園。列肆成衢,商賈如云。數倍得利,何其易耳。趨利避害,人之常情乎?

    須知,“軍市同價”。賣出價低,買入亦低。且,販出可積攢,與貨品等值之“額度”。買入則耗費等值之額度。一旦額度用盡,便不得采買。先售后賣,便是所謂“論功行商”。

    軍市內的額度,除去販賣戰利品外。還可因功獲取。多立戰功,便可提升額度。故被稱為“(功)勛數”。

    乃是一套完整的軍人流通體系。

    薊王甚至將功勛數,與貲庫開立的家庭賬戶綁定。父死子繼,兄終弟及。擁有功勛五百,便可得全套樓桑兵甲。于是乎,后薊國老卒退伍,多留五百功勛于賬戶。待家中子嗣長成,定做全套樓桑兵甲,助其為國效力。

    薊國行募兵制。皆是職業軍人,久成行伍世家。如此代代相傳,可想而知。

    正如少年時,南下討賊。王傅黃忠隨行。雖未曾參軍,卻對行軍布陣,了如指掌。劉備問過方知,正因出身行伍世家。自幼耳濡目染,乃至耳熟能詳,爛熟于胸。一脈相承,便是指此。

    奈何,薊王還是小覷了麾下兵卒對功勛的珍視。兵士多售少買,積攢功勛。乃至軍市貨物淤積。尤其與軍備無關的奢侈品,大量積壓。究其原因,上陣殺敵,裝備精良乃是首選。金玉珠寶,一無是處,徒遭人惦記,要之何用。君不見少年時,胡雜馬賊,身墜一金,非但未能傍身,反而悉數授首,送少君侯割頭進侯。

    趁上林冬狩,劉備大開軍市。金玉珠寶被百官采買一空。市商喜笑顏開,亦是清空積壓庫存。

    養精蓄銳。翌日戰鼓擂動。游擊先發。身背赤幟,縱馬出營。驅趕走獸。三軍列隊,恭迎圣駕。待少帝一身戎裝,挽寶雕弓、攜金鈚箭,乘上林寶馬。由虎賁中郎將王越領銜,護佑出離宮。太后及百官車駕隨行。

    “臣,拜見陛下。”劉備一身戎裝,行馬上禮。

    “薊王免禮。”少帝欣然笑道:“朕,久疏射藝。如若不中,薊王莫笑。”

    “臣,豈敢。”劉備答曰。“射藝”為“六藝”之首。古來君子,皆要習練純熟。尤其弓箭之利長,可補身形勇力之不足。居高下射,以御蟊賊。必不可缺。

    三軍隊列,行注目禮。堅兵利甲,氣勢如虹。饒是少帝,亦不禁感同身受。何后于車內,挑簾窺視。目光所及,亦心生慨嘆。縱億萬資財,亦買不來百戰精卒。薊王曾言,男兒心中,總有不可交換。想必,便如眼前這般。

    亦如樓桑寢墊。樓桑兵甲,亦分上中下品。中品販賣各州郡,下品販賣徼外。唯上品,精工細作,千錘百煉,薊國自用。薊國募兵,十取一乃是常態。一漢當五胡。從來就不是,說說而已。

    上林苑中,野獸眾多。游擊四面驅趕,獸群皆撞大營而來。

    見鹿群飛竄。少帝張弓搭箭,直取頭鹿。

    不料苑中老鹿,久獵成精。聞弓弦響處,猛然低首。利箭自叉角間飛過。直沒雪窟,不見蹤跡。

    一箭射空。少年心性,豈能甘心。少帝這便縱馬,直取頭鹿。

    劉備等人,亦驅馬跟進。

    少帝雖長于宮外,然太后自幼便尋名師,悉心教導。六藝純熟,尤善射藝。待入宮為帝,得劍宗王越親傳。劍術亦頗有精進。大漢天子,少有嬌生慣養,不能提劍上馬之輩。

    唯天子可射苑中走獸。

    寶馬奔沖。群鹿四散。少帝一馬當先,緊追不舍。越北坂,積雪漸深。涉雪奔逃,速度陡降。見有機可乘,少帝駐馬,一箭射出。

    嗖——

    背后疾響,頭鹿奮然前撲。白雪飛揚,鹿躍半空。利箭自腹下飛過,二次射空。

    有道是,事不過三。若三射不中,視為不祥之兆。少帝惋惜之情,溢于言表。

    見薊王趕來,遂將手中寶弓遞出:“薊王且替朕射之。”

    劉備婉拒:“冬狩祭祖,需陛下親力親為。不可假他人之手。”

    “屢射不中,如之奈何。”少帝皺眉道。

    “陛下且看。”劉備手指高坂:“頭鹿機警,箭發必前躍。當行拋射。箭從頭上來。即便躍起,亦中后背。”

    “朕,未曾習此射術。”少帝略顯慌亂。拋射乃戰技。六藝所學,多射靶心。皆為直射。

    “陛下見諒。”待兩馬并行,劉備只手抓韁,另只手將陛下攬于身前。

    二人同乘黃駥馬。薊王于身后,傳陛下拋射技藝。

    執其手,言傳身教。又助少帝弓開滿月,箭射長空。

    但見一道金芒直墜。

    頭鹿故技重施,飛身躍起。背脊血濺,凌空墜地。金鈚箭,斜插入脊。洞背穿腹,一箭斃命。

    “中了!”少帝喜不自禁,劉備遂將其送回所乘寶馬。

    游擊見金鈚箭,知乃天子射中,皆高呼“萬歲”。少帝縱馬直出,面露得色,欣然受之。

    先前二人立于高坂,何其醒目。三公九卿,并車內太后,遙見薊王一舉一動。無不滿懷欣慰。

    何為托孤?且看薊王助陛下射鹿。

    太傅楊彪嘆道:“無怪曾子曰:‘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臨大節而不可奪也。君子人與?君子人也(注1)。’”

    天子箭拔頭籌。傳命將校齊射。

    除去頭鹿祭祖,余下皆炙烤成美味。上林苑中飛禽走獸,何其多也。射之不盡,但憑射之。

    一時歡聲雷動。

    待回營。薊王遂開饗宴。請陛下及太后上座。太傅楊彪西席居首,薊王居東首,大宴群臣。

    其樂融融。

    隴右,大震關,四海館。

    榻上一人,猛然睜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