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塵緣文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閻王妻 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狂神刑天(妖的天空) 第三千九百九十三章節 人皇之變

      第三千九百九十三章節人皇之變

    “或許我應該與刑天做一次深刻的交流,我想他應該很想知道自己的處境有多兇險,做為一個轉世輪回的強者,他應該不拒絕合作,畢竟他的目標是超脫,而不是世俗的權利,不是天下,可以說他應該是我們皇室最好的合作對象!”人皇開口說出了自己的心思,擔心自家老祖反對,人皇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后,又繼續說道“老祖也是為了超脫,刑天也是如此,既然這樣在超脫之上,與老祖也沒有沖突,畢竟他有著我們皇室的血脈,與他合作好過與其他勢力合作,畢竟自己人還是能夠信得過,而且刑天也不是外界說的那么不堪,他能夠在第一時間來帝都,來談合作,可見他的心中對皇室還有著一絲好感!”

    當聽到人皇的這番話時,皇室的老祖為之沉默,開始仔細思考這個問題,對刑天這個瘋子,他們知道的也很有限,刑天是應劫之人,也是他們自己推測的,事情是否真得如此,這很難確定,畢竟天地大劫之下,一切天機隱晦!不過,不管刑天是不是應劫之人,但刑天的目的是可以肯定,是超脫,可以說與這皇室的老祖相同,在這條超脫之路上如果有人可以相互幫助,自然要比其他人走得更順利,走得更遠,特別刑天還有可能知道他們所不知道的一些隱秘,這樣以來對自己更加有利,對皇室更加有利!

    皇室有多少老祖存在?人皇并不是太清楚,因為他自始至終都沒有真正掌握皇室的力量,他這人皇掌握的力量并不多,對于皇室的隱藏力量所知也是有限,真正知道皇室有多少隱藏力量的只有如今這位身在明面之上的老祖!

    過了片刻,皇室老祖輕輕點了點頭說道“這個提意也不是不能進行,但有一個前題,那就是必須要確定刑天是否可信,如果他與我們不是一條心,與之合作,只有給皇室帶來無盡的災難,畢竟他是一個瘋子,一個不可控制的瘋子,這是天大的隱患!還有一點那就是信息共享,我們需要從他身上知道遠古的秘密,知道這世界隱藏的秘密,甚至是那秘境世界的秘密,也只有刑天這樣遠古轉世輪回的強者,才會知曉那秘境世界的真正秘密,知曉那遠古神魔的隱秘,遠古神魔的存在,對整個世界來說有著莫大的影響!”

    遠古神魔,對于所有渴望超脫這方世界的老家伙來說,這是巨大的隱患,可是他們卻拿對方沒有辦法,因為他們這些老家伙自始至終都沒有找到遠古神魔的秘密,更不清楚這些遠古神魔究竟想干什么,在暗中算計著什么,可以說每一尊遠古神魔都是他們的對手。

    從時間長河之中歸來,遠古神魔究竟在這方世界留下了多少后手,他們的計劃是什么,沒有人清楚,那些進過秘境世界,接觸過遠古傳承的強者,他們心中都明白遠古神魔的可怕,明白對方的算計有多恐怖,特別是那些真正見識過神魔力量的存在。

    當聽到自家老祖的這番話時,人皇的心中不由地冷笑連連,這樣的要求實在是太可笑了,別說是刑天,那怕是他都不會同意,自己什么都不想付出,只想從對方身上得到好處,這樣的好事天下間那會有,刑天這個瘋子會在意皇室的存在,會在意那些老家伙的相助嗎?別說這些老家伙還有誓約的限制,不能大大出手,如此的情況之下,刑天怎么可能答應!

    人皇淡然說道“老祖,你這要求太過了,任何人都不會同意,刑天這個瘋子就更加不會同意,沒有好處的事情誰都不會做,刑天也不例外,現在刑天與皇室都是公平交易,你認為我們主動上門,要求合作之下,他會同意你的要求,會愿意與皇室共享信息?”

    “他身上既然流著我們皇室的血脈,那就應該以皇室為重,這點要求他應該答應,這是前題,若是他連這點要求都不愿意接受,你認為刑天這個瘋子還值得我們相信嗎,值得我們合作嗎?一個不能夠信任的瘋子,就算是再強大,也只會是隱患而不是助力!”

    對于自己的要求,皇室的老祖絲毫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妥,相反認為是合情合理,在他的觀念之中,只要刑天流著皇室之血,就應該為皇室服務,一切以皇室為重,更準確地說是以他們這些老祖為重,要奉獻自身的一切,這就是這些老家伙的真實想法!

    不得不說,這些老家伙高高在上的時間太久了,久到讓他們都自以為是,狂妄自大,那怕是刑天這樣的轉世輪回強者,在他們的眼中依然是‘螻蟻’,依然要聽他們的指揮,聽他們的命令,要貢獻出自身的一切力量,成為他們超脫的助力!

    人皇輕輕地搖了搖頭,淡然說道“老祖若是堅持這樣的想法,那這件事情沒有成功的可能,刑天不是傻子,不會同意這樣的要求,現在不是這個瘋子在求我們相助,而是我們皇室需要這個瘋子的力量,若是我們連這一點都弄不清,還談什么合作,刑天雖然流著我們皇室的血脈,但那也僅是如此罷了,血脈的聯系對他來說可有可無,我們不可能要求對方付出,畢竟他從我們皇室身上沒有得到一點幫助,這種情況之下,我們只有公平合作!”

    “哼!你這是什么話?一個連自身血脈都不認可的存在,你覺得我們還有必要在意嗎?公平,在這世界之從來都沒有公平,他身為小輩,更沒有資格與我們談公平,想要得到我們的認可,就必須接受我們的要求,就必須貢獻自身的力量,這是底線,不可更改的底線,你明白吧,身為人皇,你應該有自己的底氣,應該為皇室著想,而不是談什么公平!”

    當自家老祖將話說到這個程度時,人皇是徹底死心了,對自家的這些老祖再也不抱任何幻想,因為在這些老祖的心中,他這人皇根本不值一提,他這人皇只是傀儡,只是替死鬼,只是他們用來超脫的利用工具而已,他的死活根本不會被老祖放在心上!

    “呵呵!看來我真得需要改變了,我也必須要改變了,靠人不如靠己,就算是自家老祖也不能依靠,在他們的眼中,我這人皇也僅僅只是可以利用的工具,想要掙脫自身的命運,首先要掙脫對自家老祖的依靠,對皇室隱藏力量的依靠,我需要有自己的力量,自己真正能夠掌握的力量,只有這樣,我才能夠在這天地大劫之中掙脫命運,走出自己的人皇大道!”

    一剎那間,人皇心中做出了選擇,再也不幻想自家老祖的相助,可以說從這一刻起,人皇真得變了,徹底改變了,他對力量有著迫切的需求,迫切的渴望,有了這樣的想法之后,人皇搖了搖頭,沒有再繼續說什么,這種情況之下,自己說再多都沒有用,都改變不了大局,改變不了自家老祖那自私的想法,那自私自利的態度。

    看到人皇搖了搖頭不以為然的神情,皇室老祖的神色有些變化,他想要喝斥對方,可是一想對方是人皇之尊,那怕僅僅只是名義之上的人皇,也不能隨意喝斥,畢竟人皇身上有著人道氣運,自己這么做一個不小心就會受人道氣運反噬,就會傷及自身,讓他不得不忍下這口惡氣,不過因此他對人皇的也是有著莫大的不滿,在他看來,人皇就應該服從自己的命令,就應該按照自己所說的去做,去說服刑天,盡一切努力讓刑天臣服!

    活得太久了,這些老家伙是固執的可怕,更準確地說是自私的可怕,為了他們自己,他們可以犧牲一切,不管是天下也好,還是自家小輩也罷,他們都可以犧牲,在他們的心中有得只是超脫,為了自己能夠超脫,他們可以無視親情,無視家族!當然,在皇室之中也從來沒有什么親情可言,親情對皇室來說也只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當對自家老祖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之后,人皇覺得自己沒有必要繼續留下來,留在這里只會浪費自己的時間,有這時間,自己則能做更多的事情,于是人皇開口告退,而隨著他的離開,人皇甚至是整個帝國運朝開始有了改變,皇室的老祖與人皇之間有了裂痕,再也無法彌補的裂痕,因為這是觀念的差距,無法改變的差距!

    可惜,皇室的老祖并沒有察覺到人皇的‘叛逆’!是的,對他們這些老家伙來說,人皇的選擇,他的決定就是‘叛逆’,人皇的改變,也在影響著氣運的變化,那些皇室的老祖再想要從帝國身上,從人皇身上吸取氣運修行就很難了,人皇心思一變,人道氣運自然也隨之變化,帝國氣運也為之改變,這就是人道的變遷,這就是人皇的力量!只是現在還看不出來氣運之變,畢竟人皇只是想想而已,還沒有真正動手去做,當他展開一切之時,那些皇室的老祖就會知道自己錯得有多離譜,就會明白人皇一怒,會是何等的變化!

    人皇,那怕是再弱的人皇,他也是人族之皇,也是人道之主,掌握著人道大勢,他的存在,他的決定,就是人道的根本,拿人皇當‘螻蟻’,拿人皇做替死鬼,做工具,只能說這些皇室的老家伙太自大,太自以為是,也太小看人道的力量,或許他們從來都沒有真正見識到人道的力量,根本不清楚人道之力有多可怕,有多強大!

    當然,也怪不得這些老家伙,誰讓他們都活得太久了,也高高在上太久了,早已經忘記了什么是變化,再者他們修行是天地大道,根本不是人道之力,也沒有接觸到人道的力量,自然弄不清人道的強大與可怕,可以說若不是這一次天地大劫之變,人道的力量也不會降臨,帝國運朝也得不到人道的人可,人皇更是不會出現。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為了自己,人皇也會不惜一切地掌握人道的力量,因為深深地明白自己想要掙脫命運,能夠依靠的只有自己,只有人道的力量,人道的力量才是一切的根本,才是自身最大的依靠,其他的力量都只是外力,而外力隨時都會改變!

    要掌握更多的人道之力,就要掌握帝國的力量,而掌握帝國之力,人皇必然要面對世家的對抗,也必須要打壓世家,世家則成了人皇盯上的第一目標,而洽洽刑天的存在,之前的一切,給了人皇充分的借口,可以對一些世家開刀!

    一股瘋狂的殺意自人皇的身上出現,而人皇身上凝聚出如此強烈的殺機,人道也凝聚著可怕的殺意,整個帝國之中也漸漸凝聚出一絲殺機,這就是人皇對人道的影響,對帝國的影響,也是人皇最強大的力量,可以說當人皇真正決定擺脫皇室老家伙的影響后,他真正開始感悟人道的力量,感悟這人道大勢,人道本源,真正方才踏入到人道的大門!

    如果說皇室的老祖知曉自己的一番話會帶來這么嚴重的影響,他就不會說出那么一番話,就不會自大到無視人皇的想法,只可惜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這一番話給自身帶來了多大麻煩,對這世界造成了多大的影響,對于皇室帶來了什么樣的改變。

    整個世界,整個天下蒼生,都不知道因為刑天的這一場度劫,因為皇室老祖的一番無知之言,會給世界,會給他們造成多大的影響,特別是那些異族,他們都不知道隨著人皇的心性變化,他們將面對多么可怕的沖擊,將會面對多么恐怖的危險,如果他們知道,一定會阻止這一切,可惜現在一切都已經發生了!。